车研网CHEYAN.net 首页 资讯 行业分析 查看内容

中国汽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马斯克”

2022-11-17 08:32| 发布者: 老黄Charlin| 查看: 205| 评论: 0|原作者: 施芸芸|来自: 中国汽车报网

摘要: 越是到了产业发展的关键节点、重要关头,人才就越能发挥作用,尤其是那些领军的复合型人才。近日,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欧阳明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之所以长期以来都在培养 ...

越是到了产业发展的关键节点、重要关头,人才就越能发挥作用,尤其是那些领军的复合型人才。

近日,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欧阳明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之所以长期以来都在培养学生创业,就是希望在他们之中能够出现像马斯克(特斯拉CEO)这样“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以改变世界为己任”的人,他把这样的人称为“技术革命家”,并提出了灵魂拷问:“我们能不能产生这样的人?”

“马斯克那样的技术革命家在全世界都非常少,尤其是科学家与企业家的结合,从人类历史来看也是屈指可数。”中国人才研究会汽车人才专业委员会理事长朱明荣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样的人才一定是健康的人才生态孕育出来的,需要多个部门跨界协同,共同助力。

01 新时代呼唤“技术革命家”

“教育、科技、人才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基础性、战略性支撑。”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人才再度被提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必须坚持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开辟发展新领域新赛道,不断塑造发展新动能新优势。”

对于正处于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的汽车产业来说,人才更加至关重要。

正如欧阳明高所言,中国新能源汽车目前引领世界,但危机感也很重,在基础研究、基础材料、基础器件、基础软件等需要长期积累、厚积薄发的领域,我们跟日本、德国还有差距,而科技的突破往往具有不确定性,按常规来判断,要颠覆,并不容易。

欧阳明高认为,为实现汽车强国,面向汽车产业的长远未来,当前产业对人才的需求早已不再停留在“卡脖子”关键技术领域,更侧重于“从0到1“的独创性技术研究,引领汽车产业的技术策源地建设。

毋庸置疑,在建设汽车强国的新时代,我国汽车产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技术革命家”。

02 给“技术革命家”画像

“在我看来,技术革命家更像是战略科学家与企业家的一种结合体,既具有深厚科学素养、视野开阔、前瞻性判断力、跨学科理解能力,以及较强的大兵团作战组织领导能力,还具有企业家精神和企业家能力。”朱明荣说。

“我们之前研究过战略科学家的人才画像,自我驱动、独立思考、跨界学习是其最基本的特征。” 他进一步解释,根据学者研究,战略科学家的思维特征存在三个特点:边际感知,即在知识演化边际捕捉信息;出离思考,即超越定势和情境自由想象;会聚研究,即融会贯通多学科知识解决本学科问题。

而战略科学家的需求结构一般有四个方面:好奇心(兴趣),即由新奇事物所引起的探究性注意;愿景预期,即对事业发展目标、前景的预判和期望;使命感,即完成重大任务的责任担当;价值观实现(超我实现),即为实现对科学和真理的信仰而行动。这四大需求也促使战略科学家有超越一般人的自我驱动力。

基于此,朱明荣提出,技术革命家首先应当具有战略科学家的特征与特性,此外还应该有商业化运作能力,借助资本的力量,将独创性的技术商业化落地,而且不断创新迭代,独树一帜,给行业带来颠覆性、革命性、引领性的影响。

03 复合型、国际人才更有望“胜出”

那么,在什么地方才能找到中国的“技术革命家”呢?

朱明荣坦言,如果按照马斯克这样的标准在国内寻找,“目前来说还没有发现”,即便是“降维版”的“马斯克”,也就是那些以独创性技术立身、能引领行业发展的创业者,在国内也是凤毛麟角。

想找到国内汽车行业的技术革命家,朱明荣认为至少会在战略科学家这个层次的人群中产生,这些人才有“从0到1”的独创性技术研究,其中可能一部分是海归人士。据他观察,目前以海归为主的科创企业很多,存活率也很高。

而从科学研究角度看,跨学科、跨领域的平台对于战略科学家的孕育具有天然优势。美第奇效应显示,统计近十年的诺贝尔自然科学奖成果,无一不是处于学术会聚点上。

中国科学院院士白春礼也曾表示:“20世纪以来,科技发展的跨学科性日益明显,许多重大科技问题的突破几乎都是源于跨学科、跨领域的合作。”

因此,当前在新能源、智能网联这些需要跨界融合的技术领域都有可能诞生科技革命者。

有意思的是,在此前接受的一次采访中,当主持人问到如何看待“中国出不了马斯克”这一观点时,马斯克予以了否认。

马斯克认为,中国有许多非常成功的企业家和企业,有些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甚至一些社交媒体软件比美国的更好。

不过他也直言:“创新往往来自于对过去传统典型的质疑,如果在一个教育系统中,你被教导不要这么做,那么就会抑制企业家的思想和创新力。”

04 传统教育模式亟待颠覆

“科技革命家的培养不能按照传统的教育培养模式去培养,必须要有跨界的思维、多部门协同,创建跨界-融合-创新的平台与机制。”朱明荣指出。

他认为我国可建立跨行业合作机制,以国家重大专项等为牵引,以国家级实验室、创新中心、科研机构等为平台,搭建人才跨界交流与合作机制,发掘具备跨学科理解能力的后备人才。比如加强产学研深度融合,鼓励具备科学素养和战略思维的复合型人才向产业界集聚,在加速技术创新的商业化落地中促进科技革命家的孕育、成长。

“我跟美国能源部的几个国家实验室合作十多年,感觉美国发挥更大作用的,是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的高科技公司,像马斯克和乔布斯(的公司)。我带学生搞创新创业的梦想之一,就是希望他们中间能成长出,真正具有国际竞争实力的高科技公司和个别具有颠覆性创新能力的技术革命家。”欧阳明高说。

为此,欧阳明高建议,应当支持新型研发机构。相对于国家实验室,新型研发机构面向市场,不用大规模地投入资金、设备就能办很多事。

他进一步指出,国家实验室当然也非常重要,但只有同时重视市场竞争中的科技型企业,才能在增加国家竞争力的同时,带动经济和就业,尤其是大学生就业。

"您的鼓励,是我前进的动力"
还没有人打赏,支持一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